《穷查理宝典》笔记

用一张考勤卡就能改善你最终的财务状况;这张卡片上有 20 格,所以你只能有 20 次打卡的机会——这代表你一生中所能拥有的投资次数。当你把卡打完之后,你就再也不能进行投资了。在这样的规则之下,你才会真正慎 地考虑你做的事情,你将不得不花大笔资金在你真正想投资的项目上。这样你的表现将会好得多。”

说到激励机制,在所有企业中,我最欣赏的是联邦快递。联邦快递系统的核心和灵魂是保证货物按时送达——这点成就了它产品的完整性,它必须在三更半夜让所有的飞机集中到一个地方,然后把货物分发到各架飞机上。如果哪个环节出现了延误,联邦快递就无法把货物及时地送到客户手 。 以前它的派送系统总是出问题。那些职员从来没有及时完成工作。该公司的管理层想尽办法——劝说、威胁等等,只要你们能想到的手段,他们都用了。但是没有一种生效。 最后,有人想到了好主意:不再照小时计薪,而是按班次计薪——而且职员只要工作做完就可以回家。他们的问题一夜之间就全都解决了.

我们起初是格拉汉姆的信徒,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慢慢地,我们培养起了更好的眼光。我们发现,有的股票虽然价格是其账面价值的两三倍,但仍然是非常便宜的,因为该公司的市场地位隐含着成长惯性,它的某个管理人员可能非常优秀,或者整个管理体系非常出色等等。 一旦我们突破了格拉汉姆的局限性,用那些可能会吓坏格拉汉姆的定 方法来寻找便宜的股票,我们就开始考虑那些更为优质的企业。 顺便说一声,伯克希尔·哈撒韦数千亿美元资产的大部分来自这些更为优质的企业。最早的两三亿美元的资产是我们用盖格探测器四处搜索赚来的,但绝大多数钱来自那些伟大的企业。 好好把握少数几个看准的机会比永远假装什么都懂好得多。如果从一开始就做一些可行的事情,而不是去做一些不可行的事情,你成功的几率要大得多。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你们有谁能够非常自信地认为自己看准了 56 个好机会呢?请举手。有多少人能够比较有把握地认为自己看准了两三个好机会呢?

许多人看中的是一种叫做“行业轮换” 的标准技巧。你只要弄清楚石油业什么时候比零售业表现得更好就行了,诸如此类的。你只要永远在市场上最火爆的行业 打转,比其他人做出更好的选择就可以。依照这个假定, 过一段漫长的时间之后,你的业绩就会很出色。 然而,我不知道有谁通过行业轮换而真正发大财。也许有些人能够做到。我并不是说没有人能做到。我只知道,我认识的富人并不那么做。 第二个基本方法是本杰明·格拉汉姆使用的方法——沃伦和我十分欣赏这种方法。作为其中一个元素,格拉汉姆使用了私人拥有价值的概念,也就是说,应该考虑如果整个企业出售(给私人拥有者)的话,能够卖多少钱。在很多情况下,那是可以计算出来的。 然后,你再把股价乘以股票的份数,如果你得到的结果是整个售价的三分之一或更少,他会说你买这样的股票是捡了大便宜。即使那是一家烂企业,管理者是个酗酒的老糊涂, 股的真实价值比你支付的价格高出那么多,这意味着你能得到各种各样的好处。你如果得到这么多额外的价值,用格拉汉姆的话来说,就拥有了巨大的安全边际。

投资起步阶段公司的方法对伯克希尔·哈撒韦来讲已 没有用了,因为我们有了太多的钱。(采用这种方法的话,)我们找不到适合我们的投资规模的企业。此外,我们有我们的投资方法。但我认为,对于那些初出茅庐的人来说,要是配以自律,投资有发展潜力的小公司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办法。只不过我没那么做过而已。

理想的情况是——我们遇到过很多这种情况——你买入的伟大企业正好有一位伟大的管理者,因为管理人员很重要。

在大多数情况下,要说服一个人,从这个人的利益出发是最有效的.

如果你想要说服别人,要诉诸利益,而非诉诸理性。

祖母的规矩就是要求孩子在吃甜点之前先把他们的胡萝卜吃掉。把它应用到商界,就是要求管理人员 天强迫他们自己先完成他们不喜欢然而必要的任务,再奖励他们自己去处理那些他们喜欢的任务。考虑到奖励的超级威力,这种做法是明智而合理的。此外,这个规矩也可以被用于生活中非商业的部分。那些顾问强调在日常生活中采用这种做法并不是无意的。

一盎司的预防比一磅的治疗更值钱。

预测公司未来几年的利润究竟会有多少,简直太难了。 一个很笨却很有用的方法是,放弃那些盈利很不稳定、很难预测的公司,只寻找未来现金流 十分稳定、十分容易预测的公司,这类公司有三类特点:一个是业务简单且稳定,而是持续竞争优势,三是盈利持续稳定。那些过去很多年盈利,长期保持持续稳定的公司,未来现金流 也很可能继续保持稳定。

只选择那些具有持续性竞争优势的公司,这类公司的股票股权相当于一种股权债券。

尽管穆迪公司相比可可可乐公司有更好的盈利能力,但穆迪公司的竞争优势在持续性方面相对较弱,因为进入该行业的相对成本较低。 从这 我们得知,有时候现在的多往意味着将来的少。

打赏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