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惊无险白云璋

昨晚一晚上没有睡好觉,老是做梦,然后就是明显的感觉到背痛,翻来覆去睡不着。

今早起来的时候背上的骨头像散架了一样,背痛得厉害,连呼吸都会背痛,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脖子,手背都是红的,晒伤得很严重,明显憔悴了许多。

但这种背痛是以前从来没有过,原因我很清楚,跟昨天的爬山有关。

昨天一大早7点钟就爬起来,准备去惠州的白云璋。白云嶂在惠阳区西南部,属惠阳区新圩镇。因时有白云缭绕,故名白云璋。海拔1003.5米,为惠阳区最高点。它的对面就是东莞第一高峰银瓶山,898米。白云璋比银屏嘴还要高100多米。

银屏山爬过几次,如果说银屏山的难度指数是5的话,白云璋应该就是7。比较明显的对比就是银屏山开发过,路好走,白云璋则从起点到终点全程无任何人工开发的痕迹。就像鲁迅的那句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爬银屏山的大多是游人,而爬白云璋的则大多是户外爱好者。

1个多小时的车程大概9点多到达白云璋山下的盘古宫,盘古宫位于新圩镇约场白云嶂林场,恰好坐落在两座大山——白云嶂和龙坪嘴的山窝里。居史料记载,盘古宫建于清代光绪十四年(1888年)。盘古宫门口有免费的停车场。刚到这里便看到有一队户外爱好者在热身。

背上背包,带上3只水还有早上打包的馒头鸡蛋在盘古宫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登山的入口在哪里,于是问旁边卖香火的小姐姐,小姐姐指了一个方向说那边有个蓝牌子就是了。于是兴冲冲的跑过去一看,就这么一个小牌子,50厘米宽的上山小路。这也太简陋了一点吧?

开始往上爬,刚才热身的那一队也跟着出发了。我是一个人来的,我问了问走在我身后的大哥从哪里过来,他说他们早上6点多就出发从顺德过来的,犀利。

沿途的小路都被两旁的植物遮挡着,穿过它们需要用手拨开它们。有点后悔没有带我的防晒护臂,早上走得急忘拿了,哪怕有个登山杖也好,可以不用手去碰这些杂草啊树枝啊什么的。下次一定要记得带好装备。上山的路没有什么标记也没有什么分叉,一直沿着别人走过的路往前走就好了,不用担心走错路。

走了半个小时到一个高压线架下面,这里的视线比较好,远远的能看到白云璋的山顶了。

继续走又走进一片树林,刚才的那片树林还好路至少是平坦的,这片树林的路相比之下就差多了,很多小石头,后面越往上走感觉路越差,特别是最后登顶的那段路完全不叫路,那只是山上下雨雨水冲刷出来的排水渠而已。

在爬了多个南方海拔1千米左右的山以后,你会发现一个南方山上植物分布的规律,基本上都是差不多。先是高高的树,后面的树越来越矮,树林过后接着是一片小竹林,然后是一片低矮的灌木林,最后的山顶是芦苇。不同的植物适应不同的生存环境,同时排斥外来的竞争者形成自己的一片领地,跟人类社会的阶级层次是何等的相似。

越往后爬视线越来越好,穿过树林后由于没有遮挡物,能直接望到山顶,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有一种在水里憋了一长口气被压抑得太久终于能透出水面透透气的感觉。大伙都很兴奋的对着大山呼喊,是的,快要到顶了。谁知最后这段最难爬,坡度高,没有路,只有一个雨水冲刷出来的天然沟渠,而且里面都是小石头,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前面的人如果不小心踩松了小石头滚下来砸到后面的人,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不过越往后风景越美,漫山的金黄色芦苇美不胜收。大家手中的手机/相机都在不断的拍拍拍。

大约在11点多终于爬到山顶。山顶的风很大,可能刚好在两座山的中间,这里形成了一个风口,整个人都要被吹倒的感觉。

满山坡都是芦苇,一整片整片都是,在芦苇中间走会出现一种幻觉,对于那些在城市里面生活惯了的人来说,这一切似乎是那么的真实,又那么的不真实。

不过呼呼的风声又把人拉回了现实,好吧,找一片没有人的芦苇躺下来,闭上眼睛戴上耳机听着音乐,感受一下这个世界,身下是一片芦苇,蓝天白云在头顶上飘过,妙不可言。

吃过带过来的馒头和鸡蛋,继续探索这片山脉。拍了些照片,顺便拍了几段延时摄影的视频。2点多的时候看到另外一队人准备下山,好吧跟他们一起走吧。于是不加思考就跟着走了。走着走着感觉不对劲,这路不像是来的时候的路啊?但又想,来的时候是上山,现在是下山,视角不一样,感觉当然是不一样的。于是继续跟着走,下山穿过芦苇,穿过灌木林,穿过竹林,穿过树林的时候越来越觉得不对了,于是就问一同走的人,大哥这是去哪里的路啊?

那个小伙子摘下耳机说“我们刚才从白云璋下来,接下来去银屏嘴!!!”

纳尼???去银屏嘴?

听到这句话整个人有种崩溃的感觉~~~

我擦,我走了这么久居然走错方向了?

心里有点慌了,拿出手机地图定位,现在的位置已经到了白云璋跟银屏嘴的中间了。怎么办?是继续往前走呢还是回去原路返回呢?

我试着用手机导航了一下从银屏嘴到白云璋的盘古庙(停车点),驾车都要半个多小时啊。

手机也快没电了,山里也没网络信号,手机没电没信号更加重了我的焦虑。

犹豫了30秒,马上做决定,原路返回。这样最安全,至少不会迷路。

于是又往回走,又一次穿过竹林,穿过灌木林,穿过芦苇爬上山顶。这次心里有点着急,爬得比较快,加大了体力消耗,更糟糕的是,带的水快喝光了。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困境。上山的时候盘算过,带了3只水,一只在上山的路上喝,一只在山顶喝,还有一只在下山的路上喝,刚刚好。刚才下来的时候我还在暗自得意算得刚刚好,谁知现在又要重新爬一次,而最后一只水在刚才下来的时候已经喝了一半了。

Shit,教训啊!

终于又艰难的爬上了白云璋的山顶,此时的我已经累得不行了,稍做休息。由于担心天色已晚,下山时间不够,于是又匆匆下山。这次学乖了,确认好下山的路再走免得又白费工夫。我观察了一下,山顶有两个小路,一条是去盘古庙,一条是去银屏嘴。两条小路相隔很近不到2米,而且入口都有1人多高的芦苇,一不小心就会走错。

容易走错的路口

在确认好去盘古庙的那条路之后,立刻下山,爬过山的同学都知道,上山容易下山难,加上走得比较急,体力消耗过大,明显感觉身体疲惫了很多,没走多久就感觉脚有点要抽筋的征兆。于是马上停下来休息,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于是走走停停,是确实累了。其他户外小队的队员路过的时候都会停下来打打气,加油。一句很简单的话在这个时候却很暖心。其中一个来自广州的姐姐还关心的问缺不缺食物和水啊?我这个人比较好强,也不好意思要别人的东西就谢过拒绝了。

广州姐姐送的野果

还好下山的路越走越平坦,但是没有水喝是个很大的问题,大脑一直在传递口渴的信号。路过一个小溪,那里有山上流下来的山泉水,于是就用之前喝完的矿泉水瓶接了一瓶水当作备用水,万一实在是脱水了就用这个救命吧。有了这瓶水护身就踏实多了,说实话我不敢喝它,怕里面有微生物喝了肚子痛。就这样走走停停,终于熬到了山脚下,而那瓶水也没有动过。

下了山已经是下午6点了,从车上找了支水一口气喝光光,然后整个人躺在座椅上像虚脱了一样休息了好久好久。

这大概是我爬过最惊险的一次山,还好有惊无险一切顺利。

今天复盘总结了一下,我犯了下面两个错误:

  1. 从众,人们都会有一个从众心理,从众的后果就是不加思考,认为跟着别人走就对了。其实稍微思考一下今天就不至于走错路,如果我一个人走会很小心的去观察线路,而一旦从了众就失去了思考能力,脑子傻傻的。羊群心理,股市上每天都有很多人在犯同样的错误。
  2. 准备不足,没有带齐装备,以至于脖子手背都被晒得红彤彤的。没有带齐充足的食物和水,以至于一旦发生意外的时候,没有足够的水是非常危险的。我之前有买3L的水袋,专门供户外使用的,但我嫌麻烦没有带,如果这次带了的话就不会发生缺水的情况了。

人总是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能从这次教训中吸取教训,下一次就会少犯一点儿。

今天休息了一天,感觉好很多了,希望这周身体能恢复好,如果回血成功的话下周末去挑战惠州的大南山。欢迎组队。

打赏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